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县里有个活狐仙[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28:57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有一次,我和报社里几个同事凑饭局,酒过三巡,聊起了曾经做过的傻事。一个名叫韦向东的同事,一口干掉大半杯白酒,叹了口气,说虽然我们都是积极响应组织的号召,力争做一个科学三观的人,可有时候这世上说不清楚的事情太多啦,他早些年经历的一件怪事,一直影响到了他现在的生活:

几年前韦向东还是一名新闻系的学生,性怀大志,以揭露各种谎言欺骗,造福百姓为己任。有一次他放假回了老家,他老家是一个叫做槐安县的小县城,回去没几天,韦向东就听说他们县城里出了个名人“狐大仙”。故事:县里有个活“狐仙”,小青年去解密,却被捉弄娶个悍妇为妻

民间常有那种身怀异能的人,据说能通妖鬼,俗称“顶仙”“出马”,但大多数出马仙都是神秘兮兮地,讨厌人家问它来历。

可槐安县的这个“狐大仙”不同,顶仙的人是个姓张的老头子,原本普普通通,靠给人家拉货送货赚点钱生活。可那年大病一场之后,醒来就“无所不知”,说是有位狐大仙和他有缘,借他的口来人间结善缘,积功德,从此“出马”做个大仙,名字更是拉风,直接就叫“狐大仙”。

韦向东在家才呆了几天,就听说了无数关于这狐大仙的故事。说是这活生生的“狐大仙”附在张老头身上,不但不恐怖吓人,还笑嘻嘻地好与人聊天,更是不收钱财,去“问仙”的人带些烟酒吃食也就够了。而且还不论来人权势贵贱,一视同仁,都需要从门口的小盒子里“问缘”,有缘的人,狐大仙皆是有问必答,无缘的人,揣着大把钞票也没用,就是不见。

这“问缘”就是一个黄皮的饼干桶,里面放了两个涂了颜色的乒乓球,一红,一绿。张老头的老太婆守在门口,想进门的人需要把手伸进去捞一个小球出来,红色就可以进,绿色您啊就回去吧。

那饼干桶的圆口挺大,从上边缝里能见到那两个小球,可有的人明明握住了红球,拿出来再看就是绿色的,不得入。试多少次都是这样。这事情既有趣又花不了多少钱,引得张老头门前排队的人直排出巷子口去,外边停着多少慕名而来的富豪大官,槐安县的人们见到豪车名人都习以为常,可不论你是谁,摸不出红球,说啥也没用。

韦向东年轻气盛,一听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跑江湖的神棍多不胜数,这么明目张胆的还真没有几个。他仔细打听了“狐大仙”的地址,打算来此亲身探访,揭露这里面的骗局。

韦向东从巷子口买了只烧鸡腿,用油纸袋子一包,塞到口袋里,直奔“狐大仙”家而去。

那里的场面果真热闹,门口排队的人快赶上集市,比黄金周的景区还热闹。韦向东看着门口一个梳着髻的小老太太坐在板凳上,怀里抱着一个饼干桶,那些去“问缘”的人,脸上虔诚谨慎的模样,摸出小球的那一刹那,有人欢喜有人愁,简直就是一副“人间百态”的活画卷,韦向东不由地暗笑,这套封建迷信的把戏,咋就能唬住这么多人呢。

韦向东去时还不到中午,直等到太阳偏西,才轮到他。他把手伸进那个“神秘”的饼干桶里去抓小球,手刚伸进去,就觉得这个小桶里似乎有着无限的空间摸不着边,两个小球滑溜溜地像是两条鱼,快活地围着他的手转圈,无论他怎么抓也握不住,他刚想再使劲抓挠一把,忽然一个小球停在他手心处,像是被吸在那里,手掌朝下居然也不掉。

韦向东缩回手臂,手里握着一个漆红了乒乓球,就是这个看起来甚至有些滑稽的小红球,竟然引得旁观的人一阵羡慕赞叹,好像韦向东中了彩票大奖一样,让他哭笑不得。

小老太太一偏头,说嗯,进去吧。

韦向东在众人羡慕的眼光里,迈进了院子门。院子里杂七杂八地对着些家伙什,都是寻常人家见得到的东西,一点神秘感也没有。进了屋子,是一间小客厅,一个老式布套沙发上坐着一个不起眼的老头,正在闭目养神,听韦向东进来,睁开眼睛,示意他坐在沙发对面的一把木椅子上。

韦向东咳了两声,不知道怎么打招呼,只能挤个笑脸,含糊地说,咳,那个。。。。。。大仙,你好。

老头笑着点了点头,说,把你带来的鸡腿拿出来吧,正好饿啦。

韦向东才想起来自己口袋里还塞着个鸡腿,这“狐大仙”鼻子倒灵,不但闻出肉味,还知道是鸡腿,真有点意思了。

韦向东掏出鸡腿递给老头,老头毫不客气,拿在手里啃了几口,啧啧有声,说嗯,味道还不错,不错。你既然进了门,就是本仙的有缘人,说吧,想问啥事?

韦向东来之前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要是想拆穿神棍的把戏,只有编写莫须有的事情出来,不然弄些“父在母先亡”之类默认两可的哑谜,倒也说不清楚。

韦向东对着老头嘿嘿一笑,说大仙,我来呢就是想问问我和女朋友的姻缘,我俩谈了三年,毕业在际,就想知道以后能不能结婚过一辈子。我可是特别爱她啊。

老头拿着鸡腿啃得不亦乐乎,说小事,小事一桩,帮人姻缘,最积功德,本仙喜欢。你把她的姓名生辰告诉我吧。

韦向东心里暗笑,他在一张纸上写下“王燕”和一个出生日月时辰,这当然是他编出来的,他在学校确实有个女朋友陈小乐,是他们系的系花,韦向东和陈小乐感情好地蜜里调油,早就私定终身,一个非君不嫁,一个非卿不娶。这王燕的名字,是他胡诌出来的, 若是“狐大仙”借此大吹法螺,就可以证明这是个骗人的神棍把戏啦。

那老头扔下鸡腿骨头,拿着纸看了看,忽然嘎嘎地笑起来,说小伙子,你可当真确定这是你女朋友的姓名八字?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呦。

韦向东坚定地点了点头,盯着老头就看他怎么说。

老头看着韦向东,眨了眨眼睛,说哎呀,小伙子,你这女朋友可是个厉害人啊,按说你俩没啥缘分,可要是你想娶她,本仙倒也可以帮帮忙,只是你将来可不要后悔喽。

韦向东心里暗笑,说几句话就将狐狸尾巴诈出来了吧。

那老头将纸片团成一团,握在手里,闭上眼睛小声嘀咕念咒,身子前仰后合,大半天的功夫,韦向东都以为这老头是不是睡过了去,那老头才长出一口气,说:成了,本仙为你们定下百年好合,千年之约,以后你俩定能守一辈子,吃了你的鸡腿,给你一场姻缘,两不相欠啦,你回去吧。

韦向东出了门,快要笑出来,这老头装神弄鬼的,还给他和王燕定下姻缘?哈哈哈。。。。。。

他隐约见屋里的老头也在嘻嘻地笑,声音变成一个细细的女子动静,似乎遇到了啥有趣的事情,自言自语道:这臭小子居然来糊弄本狐仙,本狐仙就让你娶个母老虎,嘻嘻嘻。

韦向东心里已经认定这老头是个神棍,再听到啥都觉得不奇怪。

韦向东回了学校以后,以此事发表了一篇小文章,引得校园里一片笑声谈论。

可等到韦向东毕业,他和陈小乐因为工作去向的问题大吵了一架,陈小乐一气之下回了家乡,在父母安排下进了政府入了公职。韦向东不肯低头去女方家的城市,独自来了上海一家报社。

原本他以为两人的事情还有缓和转机,谁知不过三个月,陈小乐就传出了婚约,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了市长的亲侄子。

韦向东大受打击,日日买醉。一日在街头同几个小混混发生冲突,醉酒的韦向东快要被打得分不清东西,突然天降“救星”,三两下就解了危机。

那美女救英雄的主角是个身高马大的女孩子,体育系练摔跤的,还是个跆拳道高手。

韦向东为表感激,请女孩子吃饭。三两次下来竟然成了男女朋友。韦向东原本有些大男子主义,可不知道为啥,跟这个女孩子在一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鞍前马后伺候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女孩子有什么魔力,难道是他上辈子的债主,这辈子来讨债,将他拿捏得死死的。

更离谱的是,这个女孩子我们都认识,就是他现在的老婆,名字叫做王燕,生日生辰恰恰好就是韦向东前些年胡诌出来的那个八字。

我们一群人听了都哈哈大笑,这韦向东“怕老婆”可是名声在外,谁人不知,他老婆王燕眼睛一瞟,韦向东就膝盖发软快要下跪。原来这里面还有段“狐大仙”做媒的桥段啊。

韦向东苦着脸,说结婚以后,他回想起来这个巧合,觉得他肯定是被那狐大仙戏弄啦。他回槐安县去找过那个老头,可那个老头已经变回普通人,说“狐大仙”功德圆满,已经离开了,他再也不是“顶仙”的人啦,啥也不知道,也帮不了他。

韦向东还劝我们,这狐仙之事,说不清道不明,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以后还是少招惹吧。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