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上掉下个男朋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8:04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办公室里公认的钻石王老五,我的顶头上司夏天,最近对我格外关照,对于我做的报表,横挑鼻子竖挑眼的,磨蹭时间的结果,也无非就是让我在他的办公室里多待一会儿,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地端上一杯咖啡给我,令我受宠若惊,每回去他的办公室,我都如临大敌,鼻尖上直冒虚汗。俗语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当然了,出于同事间纯洁的友谊,也是可能的,也不能把人尽往坏处想。

不过最近两天,我的办公桌上老是出现莫名的蔷薇。第三天,夏天便找机会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迫不及待地暗示我做他的情人,仿佛我是甩卖时漏掉的商品。我对他笑得如春花般明媚,心里却想,去死吧!竟然算计到我的头上了。于是,我从红嘟嘟的嘴唇中挤出一句软软的话,No,我不打算做谁的情人,不然你娶了我吧?我知道,夏天刚刚从一场婚姻中胜利大逃亡,不可能这么快再进围城,这是他的软肋。夏天也不含糊,温情款款地对我说,婚姻会束缚住我们的个性,让我们自由发展好吗?说着,嘴边牵出一个暧昧的笑容。我仍然好脾气地笑着对他说,夏经理真是洒脱的人。

出了夏天的办公室,忍不住悲从中来,二十六岁而已,真的就老到了不堪?身边的那些亲人朋友,恨不能顷刻把我减价处理掉。想到伤心处,硬是落下了几滴感伤的眼泪,这是明摆着欺我没有男友,想揩油,痴心妄想去吧!脸上忍不住挂出了恶狠狠的表情。

刚好设计部新来不久的小帅哥苏朗从电梯间里走出来,我的表情被他一览无余,他笑道,妹妹,这是和谁过不去呢?我瞪他一眼,恨恨地说,没大没小,谁是你妹妹?苏朗笑得没有原则,那我以后叫你老姐吧!一听这个“老”字,更是让我望而生畏,甩开大步,头都不回地逃回了办公室。

夏天隔三差五地找机会骚扰我,弄得我不胜其烦,偶尔会送一束蔷薇,也不署名,公开放在办公室里招摇,苏朗便大声嚷嚷,谁这么缺德,送玫瑰也就罢了,偏偏给我老姐送蔷薇,这不是成心刺激她吗?我听了恨得牙痒痒,恨不能吃他的肉方才解心头之恨,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闭嘴!你这只猪!苏朗颇识时务地闭上嘴巴,冲我做了个鬼脸。看着他的样子,我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一天,正和办公室里的小赵在公司楼下的小餐厅里吃饭,苦于夏天的纠缠,一直没有什么胃口,刚好看到苏朗从窗外经过,小赵便附在我的耳朵上说,我有一条妙计,保准退敌千里。我听了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顷刻间眼前一片明亮。

傍晚下班后,我用眼角盯着门口,一边抓紧时间抹上一点资生堂口红,看见苏朗从对门的设计部里走出来,我便抓起桌子上的包一步窜到电梯门口,调匀了气息,若无其事地等着电梯。

老远,苏朗就喊,老姐,这么巧啊,约了人了?我摇摇头。苏朗叹气道,老姐这么惨,不如我做点好事,请你吃饭吧!若是平时,我早就柳眉倒竖,骂他个狗血喷头了,可今天不一样,早就设下了一计,等着他上钩呢,所以从从容容地说,好啊。苏朗歪着头笑道,你不怕别人看见了说不清楚?我才不怕呢,你这样一个小毛孩子,想有点什么事儿,别人谁会信呢!苏朗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说,老姐,尽管我比你小,但什么坏事都会干,要不要试试?先教你打个Kiss,说着便把头歪过来,作势要吻我。

我红了眼圈,要哭出来的样子,苏朗慌了手脚,也不叫我老姐了,低声下气地说,朱蓝,我是和你闹着玩的,怎么当真了?他急得直搓手,吓坏了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来,骂道,臭小子,连你也欺负我。

苏朗抚着胸口说,吓死我了。我忙说,你怕什么?我又不吃人,只是想和你商量点事情。把你借给我,做几天我的男朋友好吗?苏朗惊喜起来,眼睛里闪耀着亮晶晶的小火星,嬉皮笑脸地问,老姐,有佣金吗?我用手轻轻地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说,财迷,你就不能义务奉献一次?苏朗摇头晃脑地叹气,Money才是硬道理,不过先声明啊,我不献身哈,另外佣金每月要结清,小费另算。

这个锱铢必较的家伙,我恨恨地从口袋里掏出早已打印好的为期三个月的协议,清清楚楚地写着权利和义务,我拉着苏朗的手,硬生生地在上面按了手印。

苏朗的脸色渐渐地暗淡下来,我是说着玩的,想不到你来真的,看来你是有备而来!他看着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得我心惊肉跳。苏朗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仍然没正经地说,罢!罢!罢!真是世风日下,可怜我竟把自己租了出去,朱蓝,在你心里,我真的就没有一点好?

本就理亏,索性低下头来跟他耍赖,一揖到底,拜托了!救救急。

苏朗这家伙,真的开始以我的男朋友自居,上下班接接送送什么的,有时候送我点小礼物,天气渐渐地冷了,我穿着薄毛衣和薄呢裙子,冻得手脚发冷,这家伙居然脱了大衣给我披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竟有淡淡烟草味道和男人的气息,我提醒自己,千万别晕,这可是租来的男友。为了躲避夏天这个混蛋上司的纠缠,为了逃避美国回来的昔日的同学罗杰明的攻势,为了安慰母亲操不完的心,只好出此下策。苏朗是个好孩子,他对我有点意思,傻子都看得出来,我也不是对他没有好感,只是,他比我小三岁,阳光般的青春和前程,何以能背负动我这样一个年龄老到能做他阿姨的女人的未来?一念及此,不由得心灰。

小赵问我,你真的和苏朗拍拖?我笑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赵便用怜惜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直发毛。

有一天,在茶水间里碰到夏天,他手里端了一杯咖啡,看看左右无人,似笑非笑地蹭到我身边说,晚上你去我家吧?我看了他一眼,笑道,不巧,今晚我刚好有事儿。心中恨恨地想,这个家伙跟我玩上持久战了。夏天暧昧地贴着我的耳朵说,想不到,你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装什么装,连那种青柿子也不放过。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个色狼竟拿我跟他相提并论,等我回过身来,才发现,他早已走了。我绿了一张脸,走出茶水间,路过设计部的窗外时,苏朗刚好看到我,追出来关切地问,朱蓝,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我回头没好气地对他喊,别理我,烦着呢!苏朗莫名其妙地看着我,站在那里愣了半天。

我还没有老糊涂,谁对我好,谁对我坏,心中当然很清楚,只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也曾想过辞了这份工,可是一来是做熟了,二来我需要钱,刚好这份工作的薪水还可以,可以养活我和妈妈。再说为什么一定是我辞工,而不是夏天呢!所以打定主意要和他周旋到底。

星期天的早晨,苏朗打电话过来,说要我付他工钱,我说周一带到公司里给他,好说歹说他都不肯,只好答应他在一家商场顶楼的俱乐部见面。

昨晚和小赵去泡吧,快天亮时才回来,没睡饱,带着一双熊猫眼,穿着随手抓来的牛仔裤、球鞋,银白的羽绒棉袄,慌里慌张地就去了。

苏朗等在门口,西装、大衣,天啊,真有点当年许文强的风度。我拍了拍他的手说,发财了,来这么阔绰的地方,别指望着我会付账。我掏出两张半钞票递给他说,说好月底结账的,怎么现在就跟我要?是不是泡妞经费不够啊?这个星期没有外事活动,所以没有小费,拿着,别乱花啊!我先走了。

苏朗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对我吼: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还当不当我是你的男友?我回过头来问道,还有事儿?苏朗缓和了语气说,陪我吃饭吧!天啊,这么早叫我来,就为陪你吃一餐饭?你知不知道,扼杀别人的睡眠就等于扼杀别人的生命。我夸张地喊起来,苏朗抬腕看看表说,大小姐,这都几点了?

我想,我真的老了,叽里呱啦,这么多的废话。苏朗一直看着我笑,不说话,我才猛然省悟,停住嘴,但还是忍不住自嘲,更年期提前了,别介意哈。我这才注意到,桌子上有几样菜,很精致,并且都是我爱吃的。我疑惑地看苏朗,他说,今天是我生日,难道陪我吃顿饭都不可以吗?你可是我名义上的女友,在其位可要谋其政啊,不然我告你渎职。

我坐下来默默地吃东西,这一顿绝对不止二张半钞票,我何以会不明白他的心意,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什么叫强颜欢笑,我想我便是。

夏天没有再找我麻烦,相安无事地过了一段时间。转眼到农历新年,母亲打电话来,让我一定把男友带回家给她老人家相看,我顺水推舟地答应了,原本要苏朗做男友的目的,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母亲。父亲去世早,是母亲一手把我带大的,供我上了大学,可是眼见着别人家的女儿结婚生子,而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却连个男朋友也没有,母亲每回看到我便把我教训一顿。

天真冷,哈出的气儿都结成了冰,我和苏朗并肩坐在硬板车上,反正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路,将就一下就到了。苏朗伸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的手冰冷而没有温度,我没有挣扎,反正过完春节,我和苏朗的合同就到期了。在他温热的掌心里,我的手渐渐苏醒过来。

到了家,母亲便翻来覆去地看苏朗,一直看到苏朗不好意思起来,怯怯地叫了一声妈,这一声叫得我脸像着了火一样,却叫得我妈心花怒放,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顺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二百块钱塞进了苏朗的手里,苏朗说什么也不肯要,两人便相持不下,我说苏朗,你就收下吧,这是我妈的一点心意。苏朗便把钱揣进了口袋里,回过头来,瞅着我母亲不见的工夫,一把把钱抢回来,对苏朗凶道,这种灰色收入,你也敢要?苏朗振振有词地争辩,既然当初没有写到合同里,这种灰色收入就该一人一半,你怎么可以一个人独吞呢?我拿出杀手锏,问苏朗,剩余的二千七百五十块,你是不是不想要了,我可以从总数里面扣除的。苏朗听了,做泄气状,偃旗息鼓。

好容易在家里过了三天,为了怕露出破绽,连夜逃回到城里。回到城里,就意味着我和苏朗的合同就到期了,分手的前一天,商量着一起做顿饭庆贺一下。

我负责买菜煮饭,苏朗负责买酒整理餐具,捎带着贡献出他的地方一用。一起上街去超市,在入口的地方碰到了罗杰明,他打量着苏朗说,这是你男朋友?我打着哈哈说,哪里,这是我同事。罗杰明立刻来了精神说,改天我请你吃饭。我连说好、好。回头看苏朗,苏朗黑着脸,一路上再没有和我说话,我的心情忽然坏起来,做好的食物也没有胃口,我和苏朗相对而坐,忽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干坐了一个多小时,起身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钱,没心没肺地笑着对苏朗说,委屈你这么长时间,就不说感谢的话了。苏朗坚辞不受,我不肯,推来推去,起了争执,但他执意不肯收下。无奈,我把钱装回包里,起身告辞。出了门,眼泪便不争气地流了下来,胸腔被强烈难抑的酸楚堵住,从此后,即便咫尺也是天涯,连合同的关系也不复存在。我不敢回头,但我却知道,苏朗一定是站在窗前看我的背影。

日子忽然间寂寞起来,上班下班,偶然间碰到苏朗从设计部出来,亦只是淡淡地点个头,打个招呼,但这一天便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我心中知道,我是喜欢他的。

一天,把做好的报表交给经理夏天签字,夏天公报私仇地吹毛求疵,争辩几句,此公便大声跟我嚷嚷,进行人身攻击,说不得你了,你好,你怎么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我刹那间语塞,唯唯诺诺地忘了回言。刚好苏朗从我们财务部外面的走廊里经过,一脚把门踹开了,指着夏天的鼻子说,你以后说话小心点,别这样对我的女朋友说话。夏天气歪了鼻子,看着苏朗牵起我的手一起走出去。

看到小赵,我笑道,真是天上掉下来个男友哈。小赵一脸不屑地说,傻笑什么啊?你当天上掉馅饼啊?我可是听到设计部的苏朗第一天来便声言,发誓一定要追到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有这样的事儿?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