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民族种业与外资种业的十年博弈祁连圆柏

发布时间:2020-11-04 05:36:49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民族种业与外资种业的十年博弈

全国消息:我国是个农业大国,种业市场蕴含着巨大潜力。有关资料显示,从2001年至今的十年里,我国种子市场价值从200亿元增长到500亿元左右,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种业市场。

在我国种业欣欣向荣的十年里,外资种业巨头也大举进入我国市场,给我国种业带来巨大冲击。十年博弈,民族种业交上了一份什么样的答卷,未来又将走向何方?代表委员们为我国种业安全积极建言献策。

现在安全不等于未来安全

种业安全粮食才能安全,这一点已成为共识。全国政协委员、安徽农业大学副校长夏涛说:“种子安全是农业安全的根本,如果不能掌握种子主动权,农业发展就会陷入被动。”

在过去十年与外资种业的博弈中,我国民族种业在种业市场上处于什么状态?全国人大代表、国家水稻区域技术创新中心主任陈温福告诉记者,目前我们的三大粮食品种中,小麦种子基本没有外资进入;水稻的杂交品种中目前开始有少量外资,但是总体来讲,袁隆平院士的超级稻技术还是处于领先地位;玉米种子近几年来美国先锋公司选育的“先玉335”来势凶猛,今年在吉林种植面积占到50%以上。而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农科院小麦研究中心副主任许为钢估算,“先玉335”在整个东北地区的面积也已经超过一半,“在50%到70%之间”。

国外进口种子主要集中在几种作物上,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常委孙宝启列出了详细数字:进口甜菜种子占市场份额的90%以上,向日葵占50%以上,蔬菜在山东寿光外资种业的占有率高一些,但从全国范围来看进口蔬菜种子占市场份额的10%以上。

“如果问现在的种子安全有没有问题?没有。不然怎么能支撑粮食六连增。”陈温福说,“但是现在安全不等于未来安全,我担心的是现在这种状态趋势发展下去,未来我们的种业是否安全。”

以“先玉335”玉米品种为例,据陈温福统计,去年在吉林种植面积约有30%,今年飞涨到50%,而且正在向黄淮海地区渗透。对此,许为钢一针见血地评价说:美国先锋经过十年“卧薪尝胆”,现在开始收获了。

美国孟山都、瑞士先正达等跨国种子公司也不甘其后,纷纷进入我国市场。“跨国公司正在有计划、有步骤地向我国玉米等重点作物及其优势区域进行战略布局。”

“一个品种的选育需要近10年的时间。”陈温福说,“虽然目前我国种业是安全的,但是,现在六连增用的种子都是10年前科技支撑的结果,如果现在我们不做大做强民族种业,10年以后怎么办?”

大豆的失败和棉花的胜利

对于外资种业,许为钢分析说,先锋、孟山都这些跨国种子“托拉斯”的科技创新能力、加工装备设施、市场营销和企业管理方面拥有巨大的优势,“而且他们用一种类似资本运作的方式在进行”。还是“先玉335”,许为钢说:“美国先锋公司从上世纪90年代进入中国,刚开始只是做一些科研工作,慢慢渗透进来,敢于亏本十几年,在中国布置了他自己的玉米选育网络。我们哪个企业有这样的能力?”

“大豆产业就是前车之鉴。”陈温福说,“大豆原产于我国,现在呢?已经很难看到满山遍野的大豆了。原因很简单:我国的大豆产业、食用油产业被国外控制了。目前我国年进口大豆已达到3000万吨,国家对大豆及食用油市场的调控能力也已下降到不足40%。”

代表们分析了外资在大豆产业中的资本运作过程:先是把国外大豆低价卖给国内炼油厂,豆农的大豆卖不出去,慢慢地大豆种植面积越来越少;挤垮了下游产业链以后,再大幅提高国外大豆价格,让国内炼油厂买不起,国内炼油厂纷纷被收购。“在种子产业中如果复制这种资本运作模式,后果将是极为严重的。”

当然外资进入并不是一无是处,我国民族种业也不是毫无招架之力的。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种子协会秘书长李爱青说,国外种子公司进入中国不全是坏事,能给我们带来先进的技术和理念,但是必须以合作研发为主导,我们的民族种业必须有话语权。

“‘先玉335’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关键这是一个好品种,所以现在竞争的核心是品种创新。我国不是没有这个能力,棉花种子问题上我们不是在和外资的较量中抗住了吗。”许为钢说。我国棉花种业在几年前也曾经历过一场外资入侵的风波,但是我国成功地选育出了转基因抗虫棉,目前棉花种业基本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技术为主。

国家资金该投向哪里

在民族种业的发展壮大中离不开国家的扶持和资金投入,很多代表委员都提到这一点。但是国家的资金投入怎么投,投向哪里?代表委员们提出了一些看法。

“资金投入的价值取向有问题,过于追求高新技术。”陈温福说:“研发转基因等高新技术没错,但是我们要看到,在未来十年内支撑我国粮食安全的主要还是常规育种技术。国家现在过多地把资金投向转基因等高科技。”他说,在国家的5年项目支撑计划里,转基因研发费用达到300亿元,常规育种只有1.8亿元,差别非常悬殊。

许为钢证实了这一观点。他说,现在国家有关部门过分强调“查新”、“查重”,常规育种的项目很难得到国家资助。“实际上农业育种项目就是这样,虽然项目名称还是‘优质、高产’,但是我们的高产目标已经大为提高,不能因此就定义为重复性项目。”

有代表把深层原因尖锐地指向体制问题,“管项目资金的不是农口部门,没有从农业科技的研究规律出发,一味追求高精尖,这是一种部门政绩观的体现。”

对于项目的管理,许为钢提出了一种路子,建议在粮食的主产区建立粮食作物科技创新的核心基地。“以河南为例,国家在河南设立小麦科研项目,由省里组织实施。河南有7980万亩小麦,他们最知道当地小麦生产瓶颈在哪里,攻关点在哪里。主要农作物的科技创新能力都往主产区聚集,科技和经济达成紧密结合,这样才能形成现代科技产业。”

另外,除了科研投入以外,在品种审定和种子市场管理也要加大投入,完善队伍体系建设。李爱青认为。

做大做强民族种业公司

在外资跨国种子公司大举进入的同时,作为市场竞争主体的我国民族种业公司又是什么状况?“目前我国种子经营企业有8700多家,生产企业5000多家,而具有科研能力、同时开展种子市场经营活动的不足100家。”孙宝启说。“我国所有种业公司资产总和加起来都没有孟山都一家多。”许为钢说。对此,李爱青认为,在和外资公司的博弈中,“挡是挡不住的,必须做强自己”。

代表委员对如何做强民族种业纷纷建言献策:

李爱青建议要重点扶持一批有一定规模的种子企业,尤其是育繁推一体化的种子企业,“这样的企业有完整的产业链,是民族种业的骨干力量,有利于与国外种业进行竞争。”

陈温福代表建议政府要鼓励企业成立研究院,对企业成立的研究院给与政策、资金、税收等方面的支持。

全国政协委员、辽宁盘锦北方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许雷建议,引导种子企业与科研单位联合,采取多种扶持政策培育具有较强竞争力和较高市场占有率的大型种子企业。

另外,海南省17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合提交提案,呼吁国家加大对南繁育种基地建设的支持力度,建议将海南南繁育种基地建设列入国家重点项目计划予以支持。全国政协委员、海南省副省长林方略建议组建中国南繁科学院或海南省南繁科学院。

超燃斗魂破解版

梦道破解版

桃花源记手机版

将魂三国BT(登录领橙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