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项转移支付瘦身难

发布时间:2021-02-22 16:35:19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专项转移支付瘦身难

专项转移支付实际是权力配置问题。

在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中,压缩专项转移支付,是其中重要一项。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项目,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和地方资金配套。”

一直以来,我国的转移支付体系都存在一般性转移支付过低、专项转移支付过高的问题。由于专项转移支付涉及专项资金安排权,紧密联系“部门权力”,为了争取更多的专项资金,“跑部钱进”现象屡禁不止,同时也形成专项转移支付“小、散、乱”的特点。

为了规范此现象,今年起实施的新预算法对转移支付的设立原则、目标、预算编制方法、下达时限等作出了规定。国务院2月出台的《关于改革和完善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制度的意见》(下称《意见》)则制定了更为详细的细则。

实际操作中,地方政府虽努力压缩专项,但只能针对省级及以下财政。中央一级压缩专项转移支付的阻力依然很大。

“专项转移支付实际是权力配置问题,只有上级政府的决心才能推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时红秀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四川定向转移支付改革

在压缩专项转移支付上,四川省从2013年就自创了定向财力转移支付改革。具体做法是建立介于“专项”和“一般”之间的过渡资金,将部分转移支付资金项目管理权下放市县,由市县自主统筹安排,调动市县积极性,明确市县主体责任。

“我们试图在专项转移支付和一般转移支付之间找到一个过渡带。”四川省财政厅厅长王一宏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道:“专项转移支付本来是部门自己负责管项目管资金,现在要把它过渡到谁都说了不算,按照制度走,不定项目,把转移支付的决策权交给受益一方,由受益方层级政府去行使项目管理权。”

定向财力转移支付在规划方案初期就坚持保持三个不变:归属不变,管资金的部门不变,该部门的基本权限不变。变的是方式:原来直接把专项资金分到具体的个别项目上,现在只需要定方向,把额度分到需要支持的地区,由该地区政府根据实际情况决定使用方向。

“以教育生活设施为例,权属还在教育厅,但是钱具体给哪所学校,是建浴室还是宿舍,由当地政府说了算。”王一宏说,谁花钱谁负责,权属单位今后就照此去做检查、评价。

这种“明确方向、额度下达、项目备案、绩效挂钩”的模式,从制度上避免了跑项目、争资金的问题,也是优化转移支付结构、减少专项转移支付的现实选择。把以前过多过散的专项,合并起来改为一般性转移支付。

“现在下发预算的时间明显提前,以前省里要把钱先分到项目,等齐了要到下半年,现在资金的使用效率大大提高。”王一宏说。

这将逐步统计到一般转移支付中,因为符合一般转移支付不带项目的特征。启动实施这项改革以来,四川省级专项预算项目压缩了40%以上。

也有财税专家认为,按照法律,预算编制必须要到项目,强调预算细化。这种不到项目的预算怎么编,如何向人大报告,值得探讨。

山东建立引导基金

山东的专项转移支付改革也有较大进展。省级专项转移资金从2013年的243项压减到了今年的71项,两年减少70.8%。今年山东省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占到公共财政的62.1%,这意味着专项转移支付只有37.9%,达到《意见》规定40%的水平。

改革前山东的专项资金涉及50多个部门和单位,几乎每个政府部门都有专项,有的部门甚至十几项,不少项目跨部门交叉重复。

从2013年开始推进转移支付改革后,山东采取“压减一批、结合一批、调整一批、整合一批、下放一批、并入一批”的办法,省级专项资金从2013年的243项压减到去年的99项,今年又进一步压减到71项。并且,2015年新增的财政支出,全部通过现有资金统筹解决,首次实现省级年度预算不新设专项。

“今年年初我们安排预算的时候,专项资金的数,统统压减10%,产业性资金再拿出30%建立政府引导资金,等于产业领域我们压了40%。”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于国安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由此收回资金23.66亿元,加上清理收回的到期和一次性项目资金34.18亿元,共同用于增加一般性转移支付和公共服务支出。

山东省财政厅还将改革进行了制度化,出台《省级财政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给专项资金的设立和管理定下规则。按照办法,今后凡市场竞争比较充分的领域,一律不再安排专项资金;各级要在“十三五”前大幅度压减或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

“搞引导资金是改变过去的部门分钱,引导社会资本来参与建设。这个基金政府不干预,只规定方向,具体的投资由基金公司来投。”于国安介绍。

山东省准备用三年时间拿出100亿元,筹建13支左右的基金,吸引社会资本1000亿元。

部委压专项太难

资料显示,去年,中央专项转移支付项目从220个减少至150个左右,压缩了近三分之一。今年的财政预算报告中,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为50764.71万亿,其中专项转移支付为21534.34万亿,占比42.2%。

但是真实的情况可能并没有这么乐观。根据审计署曾经披露的数据显示,2012年专项转移支付加上一般性转移支付中具有限定用途的5项资金后,实际规定了专门用途的转移支付占中央转移支付的比例为64.42%。

限定具体用途的一般性转移支付性质上等同于专项转移支付,按此计算,2012年一般性转移支付的比例仅为35.58%。2013年及2014年的数据未披露,但可以想到,2014年真实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占比可能比预想中低。

接近财政部的相关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合并更多来自技术层面,实际上,各个分管专项的部委并没有被压缩掉分钱的权力。今年有部委的专项资金没减反增,又增加了数百亿元。

上述内部人士表示:“跟省里压专项靠省委省政府一样,财政厅能做的有限。部委一级情况类似,须要中央的决心和魄力。”

“现在对于转移支付的法律法规,更多的是从管理流程上的改良和规范,但是离真正的规范还早着呢,这是公共资源配置的问题。”时红秀说。他认为厘清政府间事权和支出责任,进行政府间财政体制的调整才是关键。

浩宇教育官网

尚浩宇教育怎么样

尚浩宇教育官网

尚浩宇教育官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