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夏雪宜一半是冰雪一半是火焰

发布时间:2021-01-07 17:44:16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夏雪宜:一半是冰雪,一半是火焰

金庸在《碧血剑》的后记中直陈本书的主角其实并非袁承志,而是始终未出场露面的袁崇焕和夏雪宜。这二者之中作者又更为推崇袁崇焕,可惜的是在这本书中“袁崇焕没有写好”,所以又在二十年后写了一篇《袁崇焕评传》作为补充,即便如此,袁崇焕这个政治人物仍未在武侠读者的心中留下多少印迹,倒是作为第二隐形主角的夏雪宜,虽然戏分不多,却成了金庸武侠系列的一个经典人物。

正与邪一直是金书的主题之一,太过正面或者太过邪恶的人物未免失之单调刻板,亦正亦邪的人物往往更能获得读者的青睐,杨过、黄药师等呼声之高便是例证,但是在我看来,金书中这类矛盾人物写得最精彩当属金蛇郎君夏雪宜。杨过、黄药师等虽然也有几分邪气和不羁,但到底还是正面人物,脱不了忠孝节义的大纲,而夏雪宜是真正作过恶的人。

夏雪宜,号“金蛇郎君”,这个名与号堪称金书人物中最佳。

夏,是流金铄石、火伞高张的季节,是炽热的,是炎酷的,是绽放的,是暴烈的。雪却是寒冷的产物,萧肃的,寂静的,洁白的,自在飞扬的,潇潇洒洒的,在这个人身上,“夏”与“雪”这本不可能凑到一起的事物却相容相宜。他可以穷凶极恶,也可以行侠正义,他是个至死不渝的痴情人,也是个最无情无耻的负心汉,他时而像魔鬼般残忍嗜血,时而像孩童般天真稚趣,最极端的爱与恨、善与恶都集中在他身上。

蛇,机警灵动,决绝狠辣,且与剧毒息息相关,欧阳锋的蛇头仗,神龙岛上的群蛇,咬伤昆仑派何太冲小妾的金冠双蛇,无一不让人望之生畏,闻之胆寒。

《碧血剑》里的蛇是金身的,用的武器是金蛇剑,发的暗器是金蛇锥,使的是金蛇擒鹤拳、金蛇游身掌,以及所向披靡的金蛇剑法,于金光蛇影、金蛇狂舞中夺人性命,故事结束时袁承志打败玉真子也是靠小金蛇的指引感召。在凶狠毒辣的蛇名之后缀之以“郎君”,足见夏雪宜之风流不羁、俊美无俦。其为人行事之冷血让人敬而远之,其风雅俊俏又让人忍不住想靠近,舍不下离不开,金书中如此邪恶又如此美貌的经典配角当属“金蛇郎君”夏雪宜与“赤练仙子”李莫愁二者了。

此外,夏雪宜的名字还暗示了他一生的悲剧底色,盛夏降雪,代表他要遭受莫大的冤屈。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突遭灭顶之祸,某一个深夜,一个武功高强的强盗潜入家中奸污其姊,被发现后干脆将其父母兄姐共五口人悉数杀死。

在这桩悲剧发生之前,夏雪宜家中最受宠爱的幺儿,爹亲娘疼,哥哥姐姐对他备加照顾爱护,有一次他生病,他妈妈三天三夜没睡觉地守在他床边。他成年后身边一直留着周岁的时候母亲为他绣的红肚兜,伤重昏迷之际嘴里也会不停地喊着“妈妈”。亲亲热热的一家人突然间阴阳两隔,并且死得那么无辜那么惨烈,估计任谁也无法接受。于从那一刻起,那个含冤的少年开始只为复仇而活。

为了报仇,他离开家乡,遍访名山大川,习武、采毒,利用他人身上可利用的一切,出卖自己身上可出卖的一切,不择手段地攫取一切可以助他报仇雪恨的资源。

苦心人天不负,若干年后他终于学有所成,正式向仇家温氏宣战。

他并没有像仇人温方碌那样潜入对方家中将其灭门,而是光明正大地投书挑战,宣称要将当年的血仇十倍奉还。温氏奸污其姊,他便要毁温家十位妇人的贞洁,温氏杀其家人五口,他便要杀温氏五十人抵债。在将罪魁祸首温方碌大卸八块之后,他便开始计数,最终杀了温家四十余口男丁,毁了两位女眷的清白(将她们卖入扬州妓院),在他抓住温家第三位女眷时,他复仇的意志宣告瓦解,因为他爱上了这个人质。

温家三房的小姐名叫温仪,这位姑娘人如其名,温雅善良,仪容秀丽,像只小白兔一样让人怜惜。当她落入敌手之后,为了免遭侮辱选择撞墙自杀。也许是她的贞烈让他想起了枉死的姐姐,也许是她的倔强柔化了他的少年心性,也许是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打动了他心里的某处地方,他没有杀她,也没有害她,反而对她百般善待,为她治伤,为她洗手煮羹汤。

复仇的念头让他变成温方碌一样的魔鬼,刀头舔血,欲罢不能,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当他与温仪在一起之后,这个白纸一样天真纯良的姑娘终于让他的灵魂得到休憩。他每天给她唱山歌,一直唱到月上中天,给她买一堆小动物,陪她逗猫玩,给小乌龟喂食,用木头削小狗、小马、小娃娃给她玩。这种纯白的生活让他似乎回到了小时候,他又变成了往日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心赤子,报仇的念头虽然仍在,但是对于平静生活的向往还是占了上风。

他饶了温老三,决意停止复仇,从此做个好人,与温仪偕老。可是手上既已沾满鲜血,仇恨已然结成死结,怨怨相报又怎么可能说停就停,何况他还怀有那么大一个宝藏的秘密。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温家欠夏雪宜的,他都讨回来了,他欠别人的,那人也迟早会讨还。

他与两个女人都做过一夜夫妻,但是这两个女人在他心中的地们却有着云泥之别。温仪是他心中的女神,他愿为她放弃复仇,愿为她上刀山入虎穴,为她死也值得。对另一个女人何红药,他却从头到尾只有利用、欺骗、厌弃。

温仪弱质纤纤,手无缚鸡之力,何红药是云南五毒教教主之妹,一身好武功和毒术,温仪是典型的汉族淑女,性格婉约,何红药是少数民族妹子,热情直接。除此之外,她们并没有多大的不同,都是颜如朝华、胸无城府的花季少女,都为他背叛了自己的家族,同样都在结婚前为他献上了贞操,她们对他的爱并不相差多少。甚至,何红药比温仪付出得更多,她救过他的性命,他的成名利器金蛇宝剑、金蛇锥还有藏宝图都是因她而得,为此,她身受万蛇咬噬之苦,姣好容颜被毁,还被罚作乞婆三十年。但是,夏雪宜却对她冷血至极,别说疼爱怜惜,连一丝愧疚都没有。

很多人诟病何红药对夏雪宜的报复太过残忍,但是,假如夏没有辜负她的话,她大可以像温仪那样为他痴情相守,甚至做得比温仪更多。不信且看夏雪宜消失后,是谁在三十年如一日地找他?

夏雪宜就有这么大的魔力,能让一个女人变成天使,也能让她变成李莫愁。

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夏雪宜深爱的不是何红药而是温仪。我的答案是:有时候你爱一个人不是因为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而是因为在她面前你是什么样的人。温仪是他生命里的白,照亮了他黑洞般的人生。与温仪在一起时,他是一个稚子,通过她,他可以回到光明。跟何红药在一起的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心如蛇蝎一心复仇的男人,为了复仇他可以做任何人所不耻的事情。

温仪是他的天性,何红药是他的经历,天性无法被掩埋,经历也不可能被抹去。跟何红药在一起,他是“金蛇”。跟温仪在一起,他是“郎君”。他拼命要逃离何红药的控制,不惜在自己的骨头里埋下炸药与之同归于尽,在我看来,那是他对某一部分自己的厌恶。他一方面不择手段地报仇,另一方面又不耻自己的不择手段。

从某个方面来说,我认为何红药是夏雪宜的分身,他全身残废,她容颜尽毁。她的行为模式几乎与他一模一样,固执到癫狂,上穷碧落下黄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她代表着良知对夏雪宜进行自我惩罚。她是他的心魔。

“她虽然怨毒太过,但一往情深,也是个苦命之人。”——袁承志如此评价何红药,把这句话放到夏雪宜身上,无一字不妥。

所以,故事的最后他们同葬洞窟之中。他与他的冰雪、盛夏同时得到皈依。

夏雪宜这个人物经常令我感觉词穷,似乎世界上所有的词语都可以用来形容他,不论是光明美好的还是阴暗邪恶的。一个人的性格可以有很多面,但是每一个“面”之间互相肯定会互相制约和平衡,从而派生出一致性,而夏雪宜身上的两面性却如同黑与白一样不可调和而又并行不悖。这样的人物读起来过瘾,写起来却愁人。因此,这篇文章在电脑里躺了两年也没能完工。既然笔力不逮,也就不再去勉强了。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