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何处可栖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2:28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马达想,是时候跟陈菊分手了。

马达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源于上次去陈菊家陈菊父亲说的那一席话,他总忘不了那个中年男人苦大仇深的样子。“小马,不管大小,只要有自己的房子就行,哪怕就6 0 平方,也是个驻脚的地儿呀。靠贷款或者租房,肯定不行。”陈菊父亲说完这些话,把头偏向窗外。窗外有两只麻雀,叽叽喳喳地叫,叫得马达心烦。马达说:“叔叔,房子的事我会尽力,但是,我家的情况您也了解,贷款买房还能接受,要想一次付清,肯定办不到。如果因为房子的事您实在不同意我俩,那我也只能放手,祝福陈菊。”马达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觉得很委屈,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那晚马达勉勉强强在陈菊家吃完饭,便狼狈地回了旅馆。陈菊说要送他,他说不用,硬是把她推回了屋。看到陈菊哭得通红的眼睛,马达心里却很冷漠。第二天,马达就坐车回了B 城。

回来以后,陈菊不住地发短信跟马达道歉。陈菊说:“马达,对不起,我父母不会说话,伤你自尊了吧?你别介意。”马达说:“没事,他们也是为了你好。”陈菊说:“马达,你会不会因为这事不要我了?”马达说:“现在的情况,不是我要不要你,而是想要却要不了。你知道,我和弟弟都在读研,本科时候的贷款还没还上, 到时候哪有钱买房子?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就想清楚未来的情况。

要是你听父母的,那咱们就分手吧。”陈菊说:“我爸有糖尿病,一生气就心跳加速,我不敢惹他。我会再努力说服他们。你别太放心上。”

陈菊三番五次的道歉,反而让马达更心烦。本来,在见陈菊父母之前,陈菊说她的父母人很好,不介意女婿穷富,只要真心对她就行。但是,当马达真正站在陈菊父母跟前的时候,马达发现一切都变了。马达就像一个被审讯的犯人一样,把自己的家庭情况一一向他们汇报,包括家庭收入、父母亲的身体状况、自己的学业以及就业前景。马达觉得自己被陈菊耍了。

回到学校的第二天晚上,马达把弟弟约出来,一起到路边小摊上吃饭。饭间,马达跟弟弟谈起了去陈菊家的事。马达说:“真没想到,陈菊的父母竟然提这样的要求。”弟弟说:“他们也太看不起人了,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出息。我看,你还是跟她分手吧!”马达说:“在一起都四年了,不是说分就能分的。”弟弟叹口气:“哥,不管怎样,你自己拿主意。”

那晚,马达和弟弟喝得大醉而归。半夜躺在床上,马达被手机铃声吵醒,原来是陈菊发的短信。陈菊说:“老公,我睡不着。”马达说:“别叫我老公,我不是。”陈菊说:“还生气呢?其实,我父母也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结婚后受苦。”马达突然很生气,马达说:“你们真自私,就知道考虑自己,你们考虑过我吗?考虑过我爸妈吗?你们让他们去哪弄那些钱?去偷?去抢?”陈菊感觉到马达生气了,就说:“好了老公,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了,你睡觉吧。我爱你。”

关机后,马达却睡不着了。马达开始回想起以前跟陈菊在一起的旧时光。仿佛一瞬间,马达又回到了阳光明媚的A 城。那时候马达在A 城读本科,他们刚刚相恋,两人经常去环城湖旁边的的小山上坐着聊天。聊着聊着,马达就往陈菊身边靠,后来就大着胆子把陈菊抱在怀里,任凭陈菊面红耳赤地挣扎。

马达又想起无数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和陈菊爬上学校里的小土丘。土丘上面长满了白杨,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夜风拂面,撩人心弦。两个人背靠着白杨树亲吻。马达的舌头在陈菊嘴里横冲乱撞。陈菊则像一只无力的小兽,在马达怀里震颤。

再后来,马达得到了陈菊的身体。那是0 8 年的情人节,两个人都喝了点酒,马达跟陈菊说:“今晚我们不回学校了。”陈菊问:“不回学校去哪?网吧?”“不,”马达说,“去旅馆。”一抹彩霞飞上陈菊的脸颊,但她没有拒绝。她只是说:“你可以搂着我,但什么都不能做。”

在旅馆的床上,马达和陈菊都没脱衣服。起初,马达就那么静静地搂着她。但是熄灯后,马达吻了陈菊。这个吻很浓烈,浓烈得让陈菊喘不过气来。马达听到了陈菊的呻吟。那声音充满诱惑,让马达欲罢不能。于是,马达的手不安分地穿过陈菊的衣服,摸到了两个精致的乳房。马达记得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乳房握在手里的时候,有一瞬间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接下去,水到渠成,两个人完成了成人大礼。

赤裸着身子的陈菊躺在马达的臂弯里,泪光闪闪。马达说:“你别哭,你哭什么呀?”陈菊说:“我害怕。”马达用手拍了拍陈菊的后背,“怕什么?有我呢。”陈菊说:“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得到我后,会不会抛弃我?”马达笑笑,“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抛弃你?”陈菊说,“要是以后你不要我了,别人肯定也会嫌弃我,到时候我就随便找个老男人嫁了。”听到陈菊这么说,马达心里突然涌出股爱怜和不忍。马达当时就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娶她!

陈菊收到马达要求分手的短息后,给马达打电话,马达没有接。陈菊就一直打,马达只好关了机。可是关机后,马达又想这样对陈菊太残忍了,于是开了机发短信,说道:“陈菊,不是我不喜欢你,也不是我不想为你负责任,而是我确实买不起房子。在一起的这四年,你对我很好,给了我不少幸福,谢谢你。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忘记我吧。”

短信发出去后,有很长时间陈菊都没有回复。马达怕陈菊想不开,想打电话安慰她。但转念一想,既然分手了,又何必纠缠下去呢?如果注定走不到一起,拖着对双方都不好。马达就把手机撂在宿舍,去图书馆学习了。

下午从图书馆回来,马达看到手机上有2 4 个未接来电,还有十几条短信。当然是陈菊的。最后一条短信陈菊是这么写的:马达,我知道你买不起房子,我也不在乎你有没有房子,但是我爸爸身体不好,他脾气很倔,我不能惹他生气。我真的很矛盾。不要跟我分手,好吗?

马达回复: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了。

虽然明知道分手会让陈菊很痛苦,但是马达别无选择。马达的家境不好,父亲是小学教师,母亲是农民,而自己和弟弟都在B 城读研,上学期间已经欠了不少外债。很久以前,父母就跟马达兄弟俩说过,他们只能把他俩供出大学,至于买房子结婚,他们帮不上忙。马达很理解父母。他们也不容易。马达一直不敢把陈菊父亲要求买房子的事告诉父母,就是怕给他们施加压力。

这天晚上,陈菊又发来短信:马达,我明天去找你,就算要分手,我也要见你最后一面。

马达说:你别来了,不是还上班吗?

陈菊说:我请假。没有了你,什么都没意义。

马达说:你真傻,其实,离开我,你会更幸福。

陈菊说:你不明白你在我心里的位置。明天见。

陈菊打电话告诉马达她已经来到车站的时候,马达刚睡醒午觉,正在洗漱。马达发条短信说:等我一会儿。急匆匆洗了把脸,就去接陈菊了。

看得出来,陈菊特意打扮了打扮,还穿上了马达以前给她买的连衣裙。这是恋爱四年以来马达给她买的唯一一件衣服。陈菊虽然化了妆,但眼圈还是红红的,尤其是刚刚见到马达的时候,陈菊的眼睛又湿润了。马达不忍心看她,就偏过头去,问:“怎么来得这么早?”陈菊幽怨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两个人往公交站牌走去。车上人很挤。马达一只手抓在横梁上,一只手轻轻地揽住陈菊的腰。陈菊的身子丰满而有弹性。她的头发散发出一股淡雅的茉莉花味,使马达忍不住使劲嗅了一下。车子哐哐当当地往前驶去。穿梭在高楼大厦间,马达的心里泛起股悲凉。人到底是渺小的动物,一座城池,里面有多少蚂蚁样的人在挣扎?

到学校后,马达找了家旅馆把陈菊安排下。这是马达跟陈菊住过的最好的旅馆。以前在A 城,因为两个人都没有钱,周末住旅馆的时候,马达就要带着陈菊四处奔波,有时候还要跟店老板讨价还价,目的自然是找一间既便宜又舒适的房子。可是,便宜的房子哪能舒适呢?一家家地换,到最后两个人累了,也就将就着住下。一晚上三十块钱的房子,中间用三合板隔开,在房间里说句话就像炸了个响雷。陈菊每次进房后都要先检查一下被褥是否换洗过。如果发现上面有污点,她就会跟老板协商,要求换上干净的。有时候马达嫌陈菊多事,陈菊就委屈地说:“要是有传染病怎么办?我怕。”

马达也就不说什么。

老实说,跟马达在一起的这四年,陈菊受了不少委屈。别的同学给女朋友买礼物,动辄上千,可是马达拿不出那么多钱。即便情人节,马达也仅仅是跟陈菊一起吃个饭。有一次两个人在精品店里溜达,有人向马达推销玫瑰。马达问多少钱一支,那人说十块。马达嫌贵。那人竟嘲笑起马达来,“一朵玫瑰都不舍得买,你怎么追女人?”马达的脸立马红了。陈菊说:“要玫瑰干什么,我才不稀罕。”

说完,拉着马达出了店门。

放下行李后,马达说:“难得来一次,我带你去逛街吧。”陈菊点了点头。

B 城是个省会城市,因为人多,所以道路拥挤,空气质量也差。但大城市就是大城市。马达指着不远处的一幢居民楼对陈菊说:“看到了吗?就那地方的二手房,已经一万多一平米了。”陈菊哦了一声,说,“好贵。”

两个人沿着商业街来回走了一圈,也进了几家专卖店。本来马达想再给陈菊买件衣服,但是价格都太贵了。好不容易看中一件衬衫,标价2 1 8 。

马达要买,陈菊怎么都不让。

晚上,马达要请陈菊去吃肯德基,陈菊不去。

陈菊说:“你很有钱吗?”马达说:“我想尝尝肯德基什么滋味。”陈菊说:“我跟同学吃过,没什么好吃的。”马达说:“你就让我请你吃顿好的吧。在一起这么久,都没给你买过什么。”陈菊只好跟着马达进去了。

吃过晚饭后,马达带着陈菊在校园里溜达。校园里灯光暗淡,不少情侣在树下亲昵,但是马达没有丝毫兴致。马达带陈菊绕校园里的人工湖走了一圈,后来坐在一个石凳上。陈菊故意往马达身上凑,马达躲了躲,没躲开,就让陈菊偎在胸膛上。陈菊问:“你真的要分手吗?”马达没说话。陈菊又问:“你跟我分手后,我怎么办?”马达抬头看天,天上稀稀落落地能看到一两颗星星。马达说:“你会遇到一个好男人的。”

“你混蛋!”陈菊往马达胸膛上擂了一拳。“当初,你是怎么给我发誓的?你说我是你的人了,你就要照顾我一辈子。”

马达苦笑一声。“我是想照顾你一辈子,但是我没有能力。你跟着我,只能吃苦。”

“我不怕吃苦。”陈菊的眼里已经有了泪珠。

马达把陈菊揽到怀里。“亲爱的,我知道你不怕。可是,你爸爸那边,我怎么交代?你也说了,他身体不好,可他脾气又那么倔。我结婚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买上房子的。就算贷款,首付都是问题。”

“我们慢慢来,好吗?我会一直劝他。求你,别离开我。”陈菊的脸埋进马达的臂弯里,泪水沾湿了马达的衬衫。这个夜晚。马达很疯狂。跟马达一起疯狂的还有陈菊。马达的嘴在陈菊身上游移,每一个吻都仿佛触摸到那渐行渐远的记忆。陈菊在马达的吻里颤抖,白嫩的身体像波浪一样起伏。马达要进入的时候,陈菊忽然夺过马达手里的避孕套,扔在了床下。马达问:“怎么了?”陈菊一边疯狂地吻着马达的脖颈,一边说:“马达,我要给你生个孩子,让你当孩子的爸爸。我爱你,马达。我是你的。”

马达有点楞了。以前,做这事的时候,有几次他也曾提出不戴安全套,但是,陈菊坚决不同意,还训斥马达自私。没想到这次,陈菊竟然主动要求不戴套。

马达这次很在状态。或许因为这是两个人的最后一次,也或许是因为旅馆的条件比以前都好。

陈菊的嘴里不住地喊:“马达,我要给你生个孩子……”马达一边动作,一边却有了许多伤感。马达真的很爱这个女人。可是,在现实面前,他就要放弃她了。

事情快结束的时候,马达还是选择了体外完成。陈菊的小脸绯红,可是她眼角的泪水却一直未干。马达在陈菊额头上亲了几下。陈菊睁开眼,有点幽怨地说:“你怎么在外面了啦……我真的好想给你生个孩子。那样,我爸爸就不会再反对我们了。”

马达终于忍不住,伏在陈菊身上痛哭起来。在车站,把陈菊送到回A 城的车上后,陈菊说:“你回去吧。”马达说:“让我看着你离开。”陈菊把小脸贴在车窗上,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马达冲她笑。车子慢慢启动了。马达忽然想起一件事,他从包里掏出一个木头盒子,从车窗里递了进去。

出了车站后,陈菊已经看不到马达了。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木头盒子,发现里面是一座精致的小房子。房子上用小刀刻了一行字:亲爱的,我没有房子,但是我们有爱。

车窗外,阳光似乎灿烂了许多。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