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鬼信号为何屡禁不绝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4:18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通过发射大功率信号,“劫持”周边数百米范围内的手机用户信息并向其发送垃圾短信,近年来“伪基站”正迅速蔓延,侵袭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垃圾短信就潜伏在你的身边。只需一根天线、一台电脑和一套软件,便伪装成不起眼的路灯、电线杆、空调机,也能藏身于小汽车中四处游走。它如影随形,时刻窥视着你的手机。

你的手机很容易被“劫持”

2013年10月的一天,江苏省仪征市居民胡女士接到一条显示为当地社保局官方号码的短信:“您有一笔4000元的社保补贴即将到期,请速与社保局联系领取。”胡女士立刻拨打短信中的“社保局电话”咨询,并按照对方电话指示在银行ATM机上操作。直到卡里的1.9万元存款被悉数转走,胡女士才意识到自己落入了骗局。

“我看到短信的号码和地址都正确就信了,哪儿想到这也能假冒呀!”胡女士很懊恼。

胡女士遇到的就是“伪基站”电信诈骗。工信部电信研究院规划所所长胡坚波告诉记者,“伪基站”通过发射大功率信号,“劫持”了周边数百米范围内的手机与运营商基站之间的通信协议,从而截获手机用户信息并向其发送垃圾短信。在被“劫持”的几秒钟至1分钟内,用户手机信号显示满格,但除了接收伪基站发送的信息外,无法进行正常的通讯功能。

“如果一个城市里同时运作的‘伪基站’达到一定数量,就可能造成全城的通讯中断。”办案民警介绍,“伪基站”体积小巧,便于隐蔽,可以放在车内流动作业,也可以“潜伏”在人流密集处发送垃圾短信。更严重的是,“伪基站”能冒用任意号码甚至是公共服务号码发送诈骗短信,迷惑性极强。

暴利催生“伪基站”黑色产业链

工信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月,中国内地移动电话用户达12.35亿。庞大的市场刺激下,“伪基站”的生产方、销售方、使用方相互勾结,逐渐形成完整的地下黑色产业链条。

2014年3月,山东省曲阜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利用网店销售、维护“伪基站”软件的案件。一家由本地网民孙某开设的“Ssrp定制软件”淘宝店向伪基站使用者在线提供所谓“远程升级服务”,并通过支付宝收取一百元至数千元不等的费用。据统计,从2013年12月至今年3月,孙某的网店交易量已达120余次,非法获利7万多元。

孙某的“下家”刘某坦言,选择用“伪基站”发广告就是图便宜。“在报纸上登半版广告,一次就要600元;用‘伪基站’发短信,一小时能发一万多条,广告直达用户,效果很好。”

据了解,“伪基站”的制、售、使用方和非法广告商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地下现金流。用“伪基站”发短信的“行情”是每百元1万条左右,伪基站一般一次能运行6小时,按1小时发送1.2万条短信计算,一个“伪基站”持有者一天就能有近千元进账。

“‘伪基站’是‘无本万利’的生意,也是滋生犯罪的‘神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法学院教授莫开勤表示,“伪基站”发广告价格低廉且不受广告法等制约,如不加以控制,势必会对通过正规渠道做广告的正规厂商造成冲击,长此以往,资金将源源不断流入非法广告商手中,导致“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发生。不仅如此,“伪基站”绕开了相关部门的监管直接“劫持”用户,进而衍生出泄露个人隐私、诈骗勒索等其他违法犯罪行为。

“十网里头九网空,逮住一个就成功。”在仪征市看守所内,“社保补贴”诈骗团伙主犯王某告诉记者,他每到一地就查出当地社保局电话和地址,并网购一个当地电话卡邮寄给远在厦门的同伙,然后用“伪基站”冒充官方号码发送诈骗信息,普通群众很难辨别真伪。截至被抓获前,该团伙在短短一月间已成功作案32起,涉案金额达22.4万元。

统计数据显示,不法分子每年通过“伪基站”发送诈骗、赌博、推销等信息近千亿条。

打击“伪基站”刻不容缓

“从个人角度看,‘伪基站’在一定范围内截取手机用户信息并阻碍用户通讯,侵犯了公民的信息安全;从社会角度讲,‘伪基站’破坏了正常的通信秩序,严重干扰经济社会正常运行,甚至可能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进而危害国家安全。”莫开勤表示,打击“伪基站”已经刻不容缓。

专家指出,“伪基站”设备易隐蔽,作案具有流动性,调查取证困难,仅靠公安部门打击难以治本。要根除“伪基站”的生存土壤,公安、工商、电信等部门必须对“伪基站”产业制售使用的全链条合力打出“组合拳”。

胡坚波表示,现有的技术手段已能对‘伪基站’发射的信号进行定位。如果某地区突然出现不正常的大功率无线电信号,无线电管理部门是能监测到的,而伪基站一旦运作就会屏蔽掉附近正常基站,运营商也可以很快发觉。因此,相关部门和机构需要切实承担起对“伪基站”信号监测定位的责任,一旦发现应立即报告公安机关。

不完善的无线电发射设备生产销售许可制度也是“伪基站”泛滥的原因之一。莫开勤指出,一方面,“伪基站”大多由地下窝点组装,这样的“三无产品”能够在市面上大肆流通,说明工商部门的打击力度还不够;另一方面,绝大多数的“伪基站”是在网上交易的,但目前网络平台经营者在打击“伪基站”方面的责任还不够明晰,应出台规章制度督促网络平台积极巡查、关闭出售“伪基站”设备的网店并及时向公安机关举报。

专家还认为,“伪基站”的法律制度存在漏洞,与巨大的经济利益相比,犯罪成本过低,这使得不法分子敢于铤而走险。此外,运营商和银行在推动实名制上进展缓慢,一定程度上也对“伪基站”短信诈骗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白阳 邹伟)

牡丹江设计西装

盐城西装制作

宁德设计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