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偿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补偿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千龙记者盘点新型行贿方式微信网购成重灾区【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0:39:18 阅读: 来源:补偿器厂家

“金九银十”不再只是房企销售增长的代名词了。中秋刚过,又迎来了教师节和国庆节,诸多节日带动消费潮的同时,各式各样的腐败行为也会变得比往常增多。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曾经是“每逢佳节倍思亲”,现在则“每逢佳节防四风”。中秋前夕,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开通了公款送月饼等“四风”问题举报窗,据统计,从八月份至中秋节,五周以来全国各地通报四风问题(统计不包含港澳台地区)已超700起。

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一年多来,反腐之风劲吹,明目张胆的公款吃喝、实物送礼已成过街老鼠之势,更多新型支付方式成反腐威胁,作风问题披上了越来越隐蔽的外衣。

中纪委副书记黄树贤9月4日做客中纪委官网的在线访谈时说:“对利用现代物流快递送礼,以礼品册、提货券代替实物商品,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要仔细甄别,善于发现,及时查处。”

反腐与时俱进,微信红包纳入监管。(图片来自网络)

移动客户端成送礼神器

早在离中秋节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电商们就纷纷开启月饼预售模式,微信朋友圈里的促销也已经开始,其中不乏“天价月饼”、高档礼品。微博网友“阿瑞”说,月饼促销活动已悄然在微信朋友圈里红红火火搞起来了,有的承诺可上门送卡或异地提取,有的则说可开各类发票。

提货卡、预付卡,上门送卡、异地提取等,让提货变得更加方便,这显然都是冲着送礼甚至是公款送礼来的。

今年一月推出的微信红包也成反腐新关注点。微信红包操作简单,加好友便可派发。化整为零,此前不在禁令约束之列,很难踩到法律的红线。微信网友“折叠时光”则呼吁:“现在有一种电子购物卡,发在手机上,二维码一扫就行,赶紧管管吧!”

不过,网友“樵夫”也提醒,将“利用电子商务提供微信红包、电子礼品预付卡等”列入“反四风”查处范围,今后,马甲也许还会有新的变种。

小发票 大文章

购买节日礼物,却开出办公耗材的发票,这种暗度陈仓的方式并不新鲜,却仍屡有发生。

网友“巧妙构思”说,一些地方、一些单位顶风违纪,公款送节月饼、节礼的形式更加隐蔽了,比如:公款买送节礼时,不再是相应的节礼清单,而是办公耗材,有些直接变成了车辆维护;也有的变成慰问群众,比如有的明明是公款给领导送了2条“软中华”,这个支出就变成慰问群众等事项。反正形式千奇百怪。

一些商场、超市也推出白条加盖公章这类“复古”的礼品领物券、提货券,为公款送礼搭建隐蔽“通道”,“帮助”送礼收礼者躲避检查。

更有甚者,用退货来为行贿打掩护。微信网友“网名自己想”反映,现在送礼,随便去能退货的大商场买件奢侈品或者价值不菲的小物件,将礼品及发票一起快递送到收礼方家中,收礼方可以直接拿着礼品和发票去商场退货套现,隐蔽又安全。

通过网购快递送礼,成为比较隐蔽的行贿方式。(图片来源于网络)

各式充值卡也“沦陷”

手机话费充值如今也被当作一种“实用”的送礼途径。为收礼人充上数百元话费,再短信说明,双方不用见面,收礼人甚至无法拒绝,简便易行。

名为“思来想去啊”的微博网友关注的则是公交充值卡。北京的公交一卡通原本是作为公共交通支付使用,但因为它可以不记名办理、可以在便利店购物支付,而且最高可以充值数百元,所以有些人将其作为送礼工具,收礼方既可以自己使用也可以到退卡网点匿名退成现金。

隔空网购送礼“安全、贴心”

“通过快递送礼很隐蔽啊,谁也不知道快递的货物是什么,是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的,是先付款还是货到付款……有的人送礼不会直接送上门,而是送到他们老家父母亲或者岳父岳母或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里,调查起来比较困难。” 微博网友“黔江行”如是说。

也有人利用网络赠送电子礼品卡,提前在网上购买好礼品,只需向收礼者提供电子帐号和密码,足不出户就可送礼千里。这种送礼方式,送礼人与收礼人根本无需见面,省去了被发现的危险;收礼人可以根据自身需要自由选择礼物,不仅“送礼送到心坎上”,还“神不知鬼不觉”。

面对新型网络腐败行为,制度跟进势在必行。(图片来源于网络)


专家:根治新型腐败行为需制度跟进

事实上,2012年央行和商务部就曾对预付型“礼品卡”颁布了一个限制法案,原因是在2009年行贿受贿案件中,有80%交易模式是礼品卡赠送。然而,由于不少电商的礼品卡不受实名购买的限制,监管形同虚设。

那么,微信红包等新型支付方式纳入监管,在技术层面上操作是否有难度?一名不愿具名的通信专家向记者解释,微信红包、电子预付卡等都是依托于网络、移动终端进行交易,只要存在交易,手机号和TD都会留下轨迹,而运营商和金融部门会配合提供数据,操作起来很像情报分析机制,首先建立模型,做数据过滤,再筛查可疑线索,找到支付或者交易的痕迹。

加大反腐力度赢得叫好的同时,也有不少人质疑,运营商公布用户数据,是否侵犯个人隐私权?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合军认为,由于微信红包等支付方式属于新兴电子产品,其保障制度与规范并不完善,也缺乏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对虚拟行贿等腐败行为进行监管,势必还要进行更多层面的考量。

策划:张汉宇 采写:千龙网实习记者 马文娟

(责任编辑:HN666)

壹财富

北京工商变更

中融国际信托

相关阅读